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:全球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超4万例


1919年8月8日,郝柏村出生于江苏盐城的一户殷实之家。刚满6岁,父亲就将他送入当地私塾读书。1935年,郝柏村考取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12期。随着抗战爆发,前线军官损失巨大,这批学员不得不提前毕业。上前线前,他们获准回乡探亲,大家都知道,这很可能是与家人的最后一面。

到了1958年解放军炮击金门之时,郝柏村已升为师长,就在小金门前线。后来面对“台独”势力称金门炮战“与台湾民众无关”时,他说,麾下十分之一士兵是台湾人。

19岁的郝柏村少尉带着父母和妹妹来到县城照相馆,拍了生平第一张全家福照片,结果也成了最后一张。二老在1940年与1944年先后病故,身在抗日前线的郝柏村无法尽孝。这张照片一直陪伴着他,从大陆到台湾。

已入期颐之年的郝柏村一生传奇,经历过抗日战争、国共内战、两岸对峙和海峡融冰,当过炮兵、军官、蒋介石侍卫长、台军参谋长、防务部门负责人,退役后出任当局行政机构负责人。虽然在某些史观与大陆不尽相同,但他与所有中国人一样坚持“一个中国”、坚决反对“台独”。

“我反对台独,但不反对‘台独’公投,但你们敢吗?”郝柏村问道,如果不敢,就证明一切“台独”理论和主张,都是骗取善良台湾人民的选票而已,“‘台独’就是骗局”。

“台湾人无论血统、语言、文字、风俗习惯,都是正统的中华民族一部分,孔庙、关公及妈姐,都是台湾人崇敬的信仰中心,亦如大陆各民族。”他在书中写道。

虽然曾与大陆兵戎相见,但郝柏村一直认为根在这边、思乡心切。

2020年3月30日,郝柏村离世。

据英国《太阳报》报道,约翰逊确诊新冠肺炎后居家办公,当地时间28日,他在唐宁街10号远程主持了英国政府的疫情会议。根据“Number Cruncher Politics”的最新民意调查显示,72%的英国选民对约翰逊的表现感到满意。

郝柏村学的是炮兵专业,毕业后来到重炮部队。相对于直接与日军搏杀的步兵,担任火力支援任务的炮兵不在第一线,这或许也是郝柏村没有殉国的原因。不过也有惊险时,1938年底日军攻陷广州。在撤军的过程中,郝柏村所乘的车辆遭日本军机扫射,身边的驾驶员当场牺牲,他也满头是血。伤愈之后,他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直到75年后,他在医院体检时才发现,头骨上竟然还嵌着一枚金属弹片。